(35)  

我想或許在睡前看自己曾經寫過的文章
不是一件非常明智的決定
希望這樣的舉動不會讓每天做夢的我
在夢裡體會到自食惡果的後果
我想要以第三人的角度
把過去看得清楚點了解更多一點

或許是曾經有人對我說過的那一句
「我想或許你沒以前這麼愛吧」

又或者是我今天聽到的這一句
「為什麼他可以我就不可以」

原來我曾經給過人這樣的感覺
老實說這句話讓我印象一直很深
即使我知道人與人之間沒有辦法相比
但給予這樣的感受這一點我很抱歉


每天打兩百多字的訊息
無上限的包容與妥協
膽戰心驚的擔心
與對待小孩的耐心

不否認這是很深的一份愛
但對象是寵溺自己的孩子
還是認真愛自己的老公?


我看見自己在一篇文章裡寫著

【就像你聽到老師跟你說
你的小孩今天在學校犯了錯跟人打架
你希望讓他知道打架是不對的
你希望他以後不要偏差
所以你當然會生氣
也許你會狠狠的罵你的小孩
也許你會氣到毒打他一頓
可是處罰過後還是會原諒他

因為他還是你心裡的一塊肉
還是沒辦法真的氣到放任他不管
因為終究是自己家裡的心肝寶貝
所以不自覺會有無上限的包容與原諒】


當然中間的開心很真實
但這些文章的背後看起來好像某種強迫症
一而再  再而三的 自己告訴自己
可以等待一份愛七年,我應該很愛這個人
應該要很珍惜,要盡所有的一切去滿足
然後催眠著自己
他其實已經很愛我了
勉強自己接受很多詭異的事情
為了堅持而堅持,為了執著而執著

在這些文字裡
除了曾經甜蜜的快樂以外
我還看見了很沉重的累
一種把對方當成自己責任的疲憊

因為捨不得對方難過與自責
所以告訴自己其實可以接受與忍受
因為傷害他比自己受傷還難受
所以不願意讓他感到愧疚與自責
所以連脾氣都壓抑,情緒自己消化

(喔對~我沒這麼偉大,我這些年來都是不停的在計畫
計畫讓你愛上我好來報復你嘛!對~你說的都對!)


我曾經這麼說過

【不管我們會不會分開
不管是誰先說出離開
不管是因為什麼的原因產生變數
我不會讓你知道我有多難過
我不會讓你知道我是否受傷了
我不會把過錯丟到你身上
讓你去愧疚與自責】

或許我單純抒發心情變成一種責備
也許我不應該抱怨那一些情緒

但如果替我冠上罪名
希望讓我永遠保有愧疚
能夠讓你表現出都是妳傷的我這麼重

如果這樣能讓你好過點
如果這樣能讓你覺得贏了
那就讓你盡情的謾罵吧



其實我很訝異
當我在瀏覽這些文章時
居然會一直想起跟我們家老王玩鬧的畫面

厚實手掌牽住的感覺
靠在你背上當沒骨頭人
假裝用感情唱歌卻消音的欠扁模樣
嚷嚷要你在大庭廣眾親我的不自在笑容
當然還有那假裝吃醋說我很紅的表情

突然很濃的感觸不知道該怎麼用文字表達
可是心裡的感覺卻很踏實

我答應過的事
我一定會做到

我答應過你
我會盡力讓愛的程度一樣的深
甚至可以的話會比過去更深

而你不知道的是
我從沒有這樣下過這樣的承諾

只是這次不會再是愛自己的孩子
而是深愛著走向未來的另一伴


 

創作者介紹

【 Shared joy is a double joy 】

Ele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